<menuitem id="eqyel"><object id="eqyel"><wbr id="eqyel"></wbr></object></menuitem><sup id="eqyel"><ins id="eqyel"><small id="eqyel"></small></ins></sup>
<sup id="eqyel"></sup><div id="eqyel"><s id="eqyel"></s></div>
<dl id="eqyel"></dl>
<dl id="eqyel"></dl>
  • <sup id="eqyel"></sup>
    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明救亡攻略 > 第四章 土木堡之变(4)
        袁彬走后,邝壄命老仆为于谦奉茶,自己则稳稳当当坐上太师椅,掌心托着茶盏,大指在?#24403;?#26469;回摩挲,观察焦躁不安的于谦。

        于谦在狭小的正厅来往返踱步数次,看着一言不发的上司,心里有些来气。

        一屁股坐到椅子上,掀开手边的茶盖,正要顺手去拿。余光瞟到盏底沉着两片茶叶微微泛黄,白水一样清澈的茶汤,心里堵着的一口气顿时消了大半。

        邝壄官至兵部尚书,家中却连招待客?#35828;?#33590;叶都拿不出。

        对于这个上司,于谦是了解的。

        当初邝壄往家中寄了一件粗?#23478;?#35059;,被邝父退回并附信斥责。

        大意是说,邝壄既掌天下刑罚就该洗雪冤案为百姓谋福祉,如今是从哪里弄来了件衣裳羞辱家中老父,叫他定不可辜负?#38712;稹?br />
        邝壄流泪诵读邝父来信,后来此事广为美喻流传,而他这位上司也在一干清流之中有了盛名。

        于谦从不觉得自己是清流,但清流一派早已将自己纳入其中阵营。至于宦党一派,也早已默认于谦为清流里的中流砥柱。

        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朝堂之上,除了理学至上的清流一党,和阿谀拍马搜刮民膏的?#35828;?#22806;,还有他于谦这么一号自成一党一派,以家国百姓为党争的人物。

        想起皇帝朱祁镇临时亲征?#26408;?#23450;,于谦放下茶盏,对着案?#36127;?#29408;一拍。

        原本就拿碎木?#36820;?#30528;桌脚的案?#31119;?#32463;于谦这么一拍,彻底散了架,轰然倒地。

        清透的茶汤淌了满地,顺着凹凸不平的地面四处流窜。两片茶叶孤独地?#20197;?#30862;?#35828;?#33590;盏瓷片上。

        邝壄叹口气,看着一脸吃惊的于谦道:“坏便坏了,往后也用不着。”

        于谦咂舌,过了好一会儿,拧着眉头看向邝壄道:“大人……”

        邝壄伸手一拦,道:“延益,你我同在亲征之?#23567;?#32769;夫如今厚着脸皮唯一能做的,是求陛下免你出征,保住老残幼弱,以及旧操舍人。”

        旧操舍人是三大营中幼官舍人营里的一支部队,平日专门负责操练十五六岁的明军子弟。

        也是京城官营中,实力最弱的一支部队。

        于谦心里焦?#20445;骸?#22823;人,京中不可无人驻守!”

        邝壄手掌握成拳?#32602;?#22312;太师椅扶手上狠狠一砸。

        “皇上执意带走全部兵力!老夫能耐何?!”邝壄?#29943;?br />
        看着戎马半生的邝壄怒眼含泪,于谦心中油然升起一股兔死狐悲的意味。他知道邝壄已经尽力,再不可过分逼迫了。

        于谦走时问了邝壄一句:“若他日大明江山危在旦夕,是保君,还是保民?”

        邝壄没能给他答案,既没有说保民,也没有说保君。

        于谦觉得,没有答案则是最好的答案。

        正统十四年七月十六日,清晨。

        当东方露出第一线鱼肚白,英宗朱祁镇,率领其所能调动的全部兵力组成的临时亲征军,声势赫?#30415;?#21521;着边境方向挺进。

        七月二十三日,经过八天开拔行军,亲征大军驻跸于宣府。

        宣府,为大明朝九边重镇之一。东起居庸关四海?#21361;?#35199;至大同镇平远堡。

        此时,距离大明官兵和瓦?#21497;?#38451;和一战的主战场极近。

        朱祁镇是在亲征途中得知阳和一战大明官军大败,?#36127;?#20840;军覆没无人生还的消息。

        原本亲和的帝王,突然变得十分暴躁。

        朱祁镇只想早?#30415;?#36798;阳和,早?#30415;?#36798;大同,和瓦?#21497;?#27491;面一战。

        亲征军驻扎宣府休憩,而朱祁镇的心早已飞到了战场上。

        他想快一些,再快一些。

        原本秋高气爽的华北上空,在亲征大军经过一夜的休整?#24613;?#20986;发时,突然变得阴云密布。

        似乎连上天也在昭示,朱祁镇率领的亲征大军不宜再前进。

        钦天监监正彭德清夜观天象,见中星动摇。认为气候骤变是上天示警,乃不祥之?#20303;?#25925;而劝说王振,天象有变,应立即返回京师。

        王振大声斥责钦天监监正霍乱军心,并讥讽彭德清有通?#26032;?#22269;之嫌。

        而邝壄在路上摔?#29421;?#33151;,朱祁镇特许其养伤待命。邝壄执意追随亲征大军,试图在亲征途中再次?#30333;?#26417;祁镇放弃亲征,班师回朝。

        七月二十八日,亲征大军到达阳和。

        驻守大同的官兵与瓦?#21497;?#26366;于七月十五日在此血战。

        阳和之战的遗迹尚存。

        此处尸横遍野,阵亡明军军士的尸体,在烈日灼晒下腐烂不堪,浓郁的臭气弥漫整个阳和上空。

        ?#31185;?#19968;度降至冰点。

        无尽的恐惧在二十万军士中滋生蔓延。

        深夜。

        连?#25307;?#20891;疲乏不堪,加之钦天监天象异变之说传入军?#23567;?#20108;十余万疲惫?#26408;?#22763;瘫倒在营地,困乏间抬头望一眼天上繁星,他们甚至不知道大军要往何处去,去了又要做什么。

        是不是真如钦天监所言,这一战,是死战。

        没有生还之机的死战。

        人心惶惶然。

        大明皇帝朱祁镇?#25191;?#20915;定亲征瓦刺,仅以两日之期做?#24613;浮?#20891;士动员不足,?#35206;葑急?#19981;充分,一路上还拉着百十来个柔弱文官……

        自将官至小卒,没有一个人知道,他们的大明皇帝朱祁镇到底想要干什么。

        亲征大军到达?#35829;兄盏?#22823;同后,经过数日的漫长?#21364;?#22987;终不见瓦?#21497;?#30340;踪迹。

        后勤庞大的消耗、极度低落的?#31185;?#38054;天监天象之说、盘旋在大同的瓦?#21497;?#19981;见踪影使得战场态势极不明朗……

        一切的一切,在朱祁镇亲眼目睹他的肱股之?#36857;?#34987;王振呵令罚跪草地至深夜的那一瞬间,化作一股力量,促使他下定最?#30415;木?#24515;。

        朱祁镇决定,班师回京。

        八月初十,亲征大军自大同返回?#26412;?br />
        朱祁镇其实并不?#24066;?#33258;己亲征瓦?#21497;?#30340;这一战,以空手而归告终。

        他的先祖征战边?#21507;?#26397;余孽,多次驱除鞑靼、瓦刺、兀良哈,使其臣服。

        从不曾有过败绩!

        而他,是被众人裹挟、被情势裹挟,不得不做出撤返?#26408;?#23450;。自下令班师回京,朱祁镇的脸上便没有一丝笑意,只有王振来时才会佯?#26696;?#20852;,收起失落和不甘。

        王振陪着朱祁镇从稚童小儿到称帝十四?#20800;负?#26085;夜形影不离,感情笃厚。无论他权柄?#36127;危?#26368;在意的,始终是皇帝开心与否。

        朱祁镇是不是真的如表面一样平静,王振再清楚不过。
    幸运赛车作假有多高
    <menuitem id="eqyel"><object id="eqyel"><wbr id="eqyel"></wbr></object></menuitem><sup id="eqyel"><ins id="eqyel"><small id="eqyel"></small></ins></sup>
    <sup id="eqyel"></sup><div id="eqyel"><s id="eqyel"></s></div>
    <dl id="eqyel"></dl>
    <dl id="eqyel"></dl>
  • <sup id="eqyel"></sup>
    <menuitem id="eqyel"><object id="eqyel"><wbr id="eqyel"></wbr></object></menuitem><sup id="eqyel"><ins id="eqyel"><small id="eqyel"></small></ins></sup>
    <sup id="eqyel"></sup><div id="eqyel"><s id="eqyel"></s></div>
    <dl id="eqyel"></dl>
    <dl id="eqyel"></dl>
  • <sup id="eqyel"></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