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eqyel"><object id="eqyel"><wbr id="eqyel"></wbr></object></menuitem><sup id="eqyel"><ins id="eqyel"><small id="eqyel"></small></ins></sup>
<sup id="eqyel"></sup><div id="eqyel"><s id="eqyel"></s></div>
<dl id="eqyel"></dl>
<dl id="eqyel"></dl>
  • <sup id="eqyel"></sup>
    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历史大商人 > 第一百八十一章 未触即溃
        “终于是到了。”看着不远处的燕子矶,在船上待了许久的燕飞终于是松了口气。

        原本以远洋渔船的速度来说,从天津卫到金陵城下并不需要太长的时间。可燕飞这?#26410;?#26469;的是一整个规模庞大的船队。整个船队的速度取决于航速最慢的那艘船,而不是航速最快的那艘。

        成百上千艘的帆船以二到四节的航速晃悠,直到此时才算是到了金陵城外的江面上。

        此刻的金陵城已经是有了?#20174;Γ?#22312;燕子矶边上已然是有数以千计的兵马在布防。附近山头上还有几门大炮正在向着江面上的船队开火。

        与历史上一直强调弓马娴熟,专门开历史倒车的满清不同,明朝的军队实际上很早之前就向着火器部队的正确方向前行发展。像是大名鼎鼎的戚家军就是一支火器化程度很高的军队。

        之所以后来到了末期的时候会被打成渣渣,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在于官僚们彻底败坏了国家的根基。

        士兵们在前线浴血作战的时候饭都吃不饱,军饷也拿不到。甚至全家老小都能被饿死。手里用的火器要么炸膛炸自己人,要么压根就用不了。

        这种情况下曾经辉煌过,只要坚持下去就能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大明火器部队也逐渐沉沦,成为?#35828;?#20154;?#30007;?#35805;。

        金陵城的兵马都是太平兵,当北方都被打烂?#35828;?#26102;候他们依旧是在金陵城内歌舞升平。要说战斗力,那肯定是没多少可言。

        至于大炮倒是从澳镜买来的西洋货,威力方面在这个时代算是顶尖。可炮手的素质绝对很差,因为往日里几乎就没有操?#39277;?br />
        远处岸边的山顶上腾起阵阵白烟,炮击时的轰鸣声响听着也是极有气势。?#19978;?#20934;头方面却是烂到极致,江面上虽然腾起了不少的水花可距离船队却是远的很。

        “把那些火炮都给敲掉。”虽然感觉?#30343;裁从?#22788;,不过火炮的存在毕竟是个威胁。所以燕飞很快下令将那些设置在山顶的火炮都给敲掉。

        比起山上的那些炮手们来说,燕飞麾下的炮兵们?#38469;?#23601;要出色的多了。不但拥有对于这个时代来说堪称黑科技的各种测距设备,而且他们平日里各种训练之严格绝对是这个时代的冠军。

        军队缺乏训练同样是这个时代的弊端之一。这个时代里能够十天训练一次的军队就被称之为精锐,这样的精锐对上燕飞麾下几乎每天?#23478;?#35757;练,而?#20197;?#35013;备,组织度,?#31185;?#21518;勤补给等等方面都是碾压式优势的时候,被打成渣渣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这个时代大明军队的主流是完全不训练,顶多是有面子工程出现的时候拉出来做个会操忽悠一下而?#36873;?br />
         88炮是加农炮打直线,不过山顶上的那些炮兵们毫无常识可言。不但火炮炮位露天摆放而?#19968;?#38750;常靠前直接把自己暴露在了船队火力面前。

        不过说来也是,这个时代的火炮基本上也都是直射加农炮,他们不摆的靠前点也打不到。

        双方炮术与火炮质量上的差距很快就直观的出现在了船上与岸边人的眼?#23567;?br />
        山上的火炮射速慢,打了半天几十颗炮弹全都落在了江水之?#23567;?#26377;没有倒霉的鱼被炸死不知?#28291;?#20294;是船队上的人却是一个都没有被?#35828;健?br />
        而燕飞这边校射之后仅仅几轮就进入了覆盖射程。威力强大的高爆弹就像是雷神的闪电般将山顶炸的石块飞舞,硝烟?#33268;?#20043;中?#24050;?#19982;火光将山顶完全笼罩其?#23567;?#33267;于山顶的炮兵和火炮,此刻已然是完全看不到了身影。

        炮击结束之后还?#22351;?#29141;飞下令将炮口转向去轰击岸边布防的那些兵马,岸边的人就已经是自己先一片混乱甚至还出现了不少的逃兵。

        现代世界里没接受过训练的军队?#19981;?#22312;遭遇炮击的时候陷入巨大的混乱。而这个时代的人哪里见识过这种可怕的狂风暴雨,那恐怖到仿佛毁天灭地般的爆炸与雷鸣般的轰响是真的把他们都给吓到了。

        这些一年估计都训练不了两会的太平兵们扔下手里的兵器转身就向着金陵城方向逃窜。各级军将们非但没有阻拦反倒是骑马跑在最前面。

        这里的守备军因为长期吃?#36825;?#23548;致真正作战的时候一拉人发现稀稀拉拉的少了太多,?#35805;?#27861;之下只能是花钱当街拉那些青皮乞丐们进来换军装拿刀枪来充数。

        这些青皮乞丐们面对普通百姓的时候横的不得了,可此时真的上了战场看到不远处山顶上被炸的仿佛山崩地裂一般的恐怖场景,全都是被吓的魂飞魄散。这个时候哪里会懂得什么军纪什么军人荣誉的。撒丫子?#29992;?#22238;家才是最重要的。

        “就这水平还敢打仗。”看着远处江边直接溃散的兵马,燕飞连笑摇头。

        虽然早知道这边的兵马战斗力极差,可也没有想到就连人都还没有登录就已经自己崩溃了。这可真的是差到了烂的程度。

        身后的王德化连声献?#27169;?#29378;拍燕飞的马屁。不过倪元璐的?#25104;?#21364;是很难看。

        这些兵马再烂也是大明的兵马,此时如此不堪一击的确是让他这位大明首辅很是心伤。大明的军队已经烂成了这个样子,如果不是有身边的燕飞横空出世的话,天知道大明现在会是个什么样子!

        抵抗军自己溃散了,燕飞这边也就没有浪费炮弹去犁地而是直接开始进行登陆作战。

        燕子矶这边本身就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渡口,栈道码头什么的都不缺。虽然渡船早早的就被拉走,不过燕飞这里也不需要直接就让运送兵马的船只在远洋渔船的护卫下靠上去开始下人。

        与此同时的金陵城内却是一片混乱。之前炮击的声响城里的人都听到,一片惶恐之下自然是导致城内混乱不堪。而等到原本在江边布防的兵马一路溃逃回来之后,更是?#27809;?#24656;的气氛被推向高潮。

        要说钱谦益这些人没有能力呢,大批溃兵逃回来没人去收?#23736;游?#25511;制?#21482;?#24773;绪的传播,任由这些人将?#21482;?#30340;情绪传播到整个城内。而此时钱谦?#23092;?#20154;正聚集在金陵城的皇宫里与福王商议如何应?#28020;?br />
        “怎么打都没打就?#20248;?#20102;?”此时的福王四十岁的年级,因为保养的好看上去皮肤白皙身材修长很是有气度。他也听到了前线兵马没接触到朝廷大军就溃逃的事情,惶恐惊讶之下就直接质?#25910;?#25569;兵权的魏国公徐文爵等人。

        徐文爵他们也是一阵脸红,军队打的这么烂也是出乎了所有人的预?#31232;?#35201;说是和朝廷大军接战之后不敌战败还好说,可人家都还没有上岸呢自己这边就?#32570;?#28291;了,这种耻辱性的表现实在是让人无话可说。

        要说真正能打仗的军队还是有的,徐文爵等人以及各级军将们的手中都有用重金供养出来的亲卫家丁。这些人吃的?#20040;?#30340;好拿着足额的饷银而且平日里也有训练,所以战斗力还是有的。

        只是这些家丁们都是各级军将的核心所在,怎么可能轻?#23376;?#25481;。?#27801;?#21435;的都是平日里不是在种地就是在各种商铺工坊里干活,要么是直接从街上拉出来的青皮乞丐。他们打败仗那真是天经地义了。

        “王爷。”有着一副好皮囊的钱谦益一脸正气凛然的上前行礼,随即开启?#35828;?#20105;模式“前线军将畏战溃?#25317;?#33268;军心?#31185;?#22823;损,必然是要严惩才?#23567;?#20853;?#21487;?#20070;,右副都?#25509;?#21490;阮大铖应当为此负责!”

        大明的朝廷有两个,正规的是在?#26412;?#22478;里。而金陵城里还有一个有着同样的机构的朝廷却是用来养老的。这个朝廷里的兵?#21487;?#20070;就是阮大铖,而阮大铖曾经投靠过九千岁魏忠贤。之后被东林党直?#25317;?#21182;倒台。等到他在福王这里复出之后就大力打击报复东林?#24120;?#19982;钱谦益那是死对头。

        此刻钱谦益抓住机会就猛烈攻击阮大铖,丝毫不在乎外面已经开始登陆的朝廷兵马。东林党宁可亡国也要先为自己党派争夺权力的派头与作风,丝毫不弱于宁予外人不予家奴的满清。

        自私自利到了极致的表现,就是东林党的一?#23567;?br />
        阮大铖冷哼一声,对于钱谦益的攻击直接以蔑视回应。这个王八蛋只会耍嘴皮子,除了能够恶心人之外丝毫用处都没?#23567;?#38446;大铖此刻一点都不在乎他。

        感受到了阮大铖那蔑视的目光,自认为备受侮辱的钱谦?#23092;?#21363;大怒就要发作展开狂风暴雨般的嘴皮子攻击。不过这个时候作为和事佬的马士英走出来打圆场“诸位,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朝廷大军已经过来了,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

        是啊,朝廷的大军都到了金陵城门口了,现在该怎?#20174;?#23545;朝廷大军呢?

        徐文爵这些勋贵们心中一阵?#27809;冢?#26089;知道自己麾下的军队这么烂这么不经打,说不定他们也就不敢反叛了。作为与国同戚的勋贵,只要不叛乱谁也拿他们没有办法。可此时炮?#21363;?#20102;还能说什么,只能是垂着脑袋在一旁不言语。

        至于福王,虽然皮囊不错可却是个?#30343;?#20040;能力的废物。实际上大明的王爷们基本上都是如此。因为他们都是被当做猪一样来养着的。他自然也是没有办法,只能是焦急的不停催促下面的大臣们拿主意。

        钱谦益和东林党的人搞斗争那是绝顶高手,可真到了军国大事的时候却全都麻爪了。一个个全都表示这种事情应该是兵?#21487;?#20070;阮大铖来负责,直接开始推?#23545;?#20219;。

        而阮大铖原本也是东林党人,能力方面也是和钱谦益他们差不多。此刻他也拿不出什么主意来。

        最终,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马士英。不管心中如何看待,马士英至少是公认的有本事的人。

        “野战是打不过了。”马士英的确是有些能力,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现在咱们固守金陵城。凭借金陵城的城墙与数万守军足以坚持一段时间。再有就是?#27801;?#20449;使往左?#21152;瘢?#21016;良佐,高杰,刘泽清等处让他们尽快带着兵马过来救援!”

        “朝廷大军劳师远征,一旦在金陵城下被挫了锐气必然动摇。”马士英接着开口“等到外围的大军过来重兵云集之下一股而聚歼之!”
    幸运赛车作假有多高
    <menuitem id="eqyel"><object id="eqyel"><wbr id="eqyel"></wbr></object></menuitem><sup id="eqyel"><ins id="eqyel"><small id="eqyel"></small></ins></sup>
    <sup id="eqyel"></sup><div id="eqyel"><s id="eqyel"></s></div>
    <dl id="eqyel"></dl>
    <dl id="eqyel"></dl>
  • <sup id="eqyel"></sup>
    <menuitem id="eqyel"><object id="eqyel"><wbr id="eqyel"></wbr></object></menuitem><sup id="eqyel"><ins id="eqyel"><small id="eqyel"></small></ins></sup>
    <sup id="eqyel"></sup><div id="eqyel"><s id="eqyel"></s></div>
    <dl id="eqyel"></dl>
    <dl id="eqyel"></dl>
  • <sup id="eqyel"></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