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eqyel"><object id="eqyel"><wbr id="eqyel"></wbr></object></menuitem><sup id="eqyel"><ins id="eqyel"><small id="eqyel"></small></ins></sup>
<sup id="eqyel"></sup><div id="eqyel"><s id="eqyel"></s></div>
<dl id="eqyel"></dl>
<dl id="eqyel"></dl>
  • <sup id="eqyel"></sup>
    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联盟之奶妈凶猛 > 卷5章25 代理人郝鸥的渴望
        很少有人知道卡特琳的英雄位核是什么。

        在德玛西亚人的心目中,卡特琳就是准王妃,身份和头衔的重量,远远大于她是什么英雄位核这件事。

        这一方面有卡特琳的刻意隐藏的原因在内,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卡特琳没有一个固定的英雄位核。

        “我和李黛儿那?#23601;?#19968;样,是个兼职者。”

        卡特琳出现在徐让的眼前,同时微笑着说道,“李黛儿同时拥有诺手和波比这两个英雄,而我,我?#20154;?#30340;英雄更多。假面计划,‘假面’的真意,指的?#30343;?#22905;,而是我!”

        表面看来,卡特琳就像是?#27425;課市?#35753;的。

        实际上,一柄小巧的不起眼的飞刀,出现在卡特琳的手中,然后无声无息地消失,下一刻则直接出现在徐让的眉心之前,充满死亡和寂灭的气息。

        这是不祥之刃卡特琳娜的技能招式。

        首席俱乐部的银狐,是诺克萨斯的第一不详之刃,银色飞刀化为洪流的时候,连徐让第一次见到也觉得不容易对付。

        现在徐让才知道:眼前这卡特琳,才算得上是真正的诺克萨斯第一不祥之刃!

        不过,面对这一记飞刀,徐让没有动。

        甚至面对出现在自己眉心的飞刀,连眼皮都没有多眨一下。

        只听砰的一声闷响,卡特琳的身子陡然间朝旁边踉跄跌去,她一脸的错愕,回头看过来,然后发出了不可?#23478;?#30340;尖叫声:“潘、潘神?你没死?!”

        正是潘神,手持盾牌和长矛,用盾牌的盾面,狠狠砸开卡特琳。

        潘神是唯一发现卡特琳秘密的人,两人一场战斗,卡特琳以为杀死了潘神,实际上潘神挖地逃跑了,被徐让救下来,沿途又经过徐让亲自出手治疗,现在?#20011;指?#20102;许多。

        “你上次没能杀得了我,这次,你不会再有机会了。”潘神冷冷看着卡特琳。

        至于卡特琳刺向徐让的飞刀,快是很快,但出现在徐让的眉头之前,就再没寸进了。

        一?#30343;?#19981;知何时从旁伸出来,看似不快,甚至有些悠然的味道,结果却是后发先至,轻轻巧巧地把卡特琳的飞刀摘在手里。

        代理人郝鸥,终于出手了!

        “是……是你?!”卡特琳一声尖叫,这次比看到潘神还要震惊得多,“你?#30343;?#25105;们诺克萨斯一方的么?你疯了吧?你……你这个叛?#21073; ?br />
        代理人郝鸥笑道:“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和诺克萨斯是一边的了?帮雷狐,可不代表我是诺克萨斯人啊。事实上,我没边,我就是我。”说到这他顿了顿,古怪一笑,“但要说我是‘叛徒’,也不算错。?#30343;?#25105;打算背叛的,?#30343;?#35834;克萨斯,而是另有其人。”

        郝鸥一边说着,一边轻轻一甩手。

        卡特琳怪叫一声,掉头就跑,然而她跑了两?#21073;?#20154;就忽然像是失去?#26031;?#22836;,?#35828;?#22312;地,抽搐了几下,就没动静了。

        而代理人郝鸥很是随意地拍拍手,似乎?#30343;亲?#20102;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潘神默默立盾,盾面放大,挡住了卡特琳被杀的这一幕。毕竟在德玛西亚人的心目中,卡特琳是个人气很高的准王妃,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就让这一切发生在隐秘之中吧。

        “谢谢。”徐让向郝鸥点头致意,然后静静看着对方。

        潘神也是,立盾之后,默默看着代理人郝鸥。

        “你是谁?”徐让开口?#23454;饋?br />
        本以为这代理人郝鸥是雷狐一方的,然而这家伙在最初把徐让踩出来的那一脚之后,就再没有帮过雷狐了,反而全程看戏。

        甚至在看到雷狐被徐让杀死之后,似乎有些高兴、惊喜,像是发现了什么宝藏。

        代理人郝鸥不答,?#27425;实溃骸?#20320;还在等什么呢?”

        徐让一怔:“什么?”

        只见郝鸥轻轻一挥手,狂暴的风沙卷动而起,朝着诺克萨斯大军席卷而去。

        风沙之中,隐约可见一个个全副武装的沙兵,面无表情地,将黄沙凝聚而成的长矛,扎入诺克萨斯人的胸膛之?#23567;?br />
        “沙漠?#23454;郟俊?#24464;让立刻认了出来。

        这代理人郝鸥的英雄位核,是沙漠?#23454;?#38463;兹尔,?#20982;?#32858;沙成兵的能力。

        但这未免也太厉害了吧。

        只看一眼,徐让就明白:眼前这家伙的实力,比雷狐更强!

        目光不由看向一旁的熟女蓝,却见熟女蓝也是一脸凝重又有些困惑地看着代理人郝鸥,看来,熟女蓝也是不知道这代理人郝鸥的来历。

        本来徐?#20040;?#39046;着德玛西亚人,算是顶住了诺克萨斯的攻势。

        现在代理人郝鸥也出手了,整个局面,终于完全逆转。

        诺克萨斯人开始溃逃。

        “混蛋啊!别拦我,我要为父亲报仇!”费欧娜疯了一样想要顶着沙兵冲击帝都,但她应对一个永恒之红就需要全力以赴了,现在局面逆转,费欧娜也是有心无力。

        更重要的是,在破损的帝都外墙上,黄沙凝聚,化为一座高高的防御塔。

        这是沙皇的被动技能,能够在防御塔的废墟上,再次召唤出防御塔。

        郝鸥以自己的技能,重新填补上了之前被雷狐轰开的帝都的缺口!

        然后郝鸥又说了一遍:“还等什么呢?”

        他在凝聚出大批沙兵加入战斗、以及凝聚出一个太阳?#25165;?#21270;身帝都防御塔的同时,还凝聚出了一尊朴实的王座。

        这位在英雄背景里,是恕瑞玛的?#23454;?#30340;人物,此刻却是凝聚出了一尊?#20982;?#24503;玛西亚风格的王座。

        这是为徐让凝聚的王座。

        郝鸥的那句“还等什么呢”,意思就是让徐让不用等了,赶紧坐上德玛西亚的王的位置,成为德玛西亚的——新王!

        徐?#20040;?#20102;呆,不由笑了:“这不太好吧。”

        郝鸥问:“怎么,德玛西亚的王位,你不想要?这位置,你可是实至名归。”

        徐让摇摇头:“这?#30343;?#25105;想要的东西。”

        郝鸥眼中闪过异彩,似乎更高兴了。

        徐让则不理会那王座,盯着郝鸥,又问了一遍:“你?#38477;?#26159;谁?不说明白的话,我可不确定你是敌人还是朋?#36873;?#25105;?#30343;?#38647;狐。”

        最后这一句的意思是:我不会像雷狐那样,接受了你的帮助,却不问明白你的底细。

        郝鸥说:“我是这个世界的代理人,郝鸥。我的上司是……‘测试员’。”

        这话一出,潘神听了很是茫然。

        徐让和熟女蓝,却是同时?#25104;?#21464;化。

        “你说什么?你说……测试员?!”徐?#30431;?#27515;盯着郝鸥。

        按照开发组的成员们所说,上一场排位赛里,第一任测试员干掉了所有的开发组成员,掌管了这个游戏世界。

        而眼前这人,是第一任测试员留下管理这个世界的“代理人”!?

        徐让眼中立刻流露出警惕、还有敌意。

        郝鸥却是摆了摆手,说:“别这样,我?#30343;?#20320;的敌人。真要说的话,我?#30343;?#20010;渴望自由的人罢了。我……想要摆脱我的上司,摆脱测试员的掌控。我想要真正的自由。”

        徐让沉住气:“怎么说?”

        同时不动声色地后退两?#21073;?#24182;?#24223;?#20102;可儿、喵喵、龙魂三人,示意她们随时回头过来支援。

        而在徐让这么做之前,熟女蓝其实?#20011;?#22312;呼唤可儿她们了。

        事关第一任测试员!所有开发组的成员,都不可能不在意。

        而且现在看来,那第一任测试员在暗算了她们之后,并?#30343;?#25293;拍屁股就走人,回到现实世界去找买家了,而是在临走之前,留了一位代为管理这游戏世界的代理人!

        如果说,雷狐是?#26377;?#32418;遗迹里,得到了一部分那第一任测试员的手段的?#26263;?#23376;。

        那这代理人郝鸥,可就是那第一任测试员的真正的传人了!

        而这位传人刚才说什么?他想要……自由?

        “我知道,不说明白的话,你不会相信我的吧。”代理人郝鸥微笑道,“也好,我也不?#31561;?#23376;了——我是测试员的部下,这不假,但我想要反抗她,这也是千真万确的。这些年来,我一直在?#32610;?#21487;以帮助我的人,雷狐是我选定的第一个人,为此我把猩红遗迹的位置告诉了他,可后来他做的事情……”说到这叹了口气,摇摇头,显然并不满意雷狐这三年来的表现。

        徐让皱眉:“所以你现在这是看重我了?希望你和你一起反抗测试员?你怎么知道?#19968;?#31572;应你?”

        郝鸥笑道:?#26263;?#20174;你听到‘测试员’这个名词的反应,我就知道,我这次没找错人。”

        徐让不由一凛。

        只听郝鸥悠然说道:“关于这个世界的真相,老实说,我多多少少,明白那么一些。正因如此就更加渴望自由!你很特别,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或许和我的上司是……同类?”

        徐让没吭声。

        郝鸥也不追问,而是接着说:“我的想法也很简单:我很明白我上司的强大,一个人的话,我根本无法对她生出防抗的心。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忙,徐让。”

        简单来说,这郝鸥就是第一任测试员留下的一个监狱般的存在,而郝鸥是那个狱卒。

        而现在,狱卒不甘寂寞了,他想要反抗,摆脱狱卒的身份,乃至——

        “我想要去往,外边的那个,真正的世界。”郝鸥收敛了笑容,很认真地看着徐让,说道,“外边是有一个世界,没错吧?那个我的上司所来自的世界,一个比我们这个世界更加庞大得多的,真正的世界!”

        潘神听到这?#20011;?#23436;全傻了:“你们?#38477;?#22312;说什么啊?#28212;?#20040;外边的世界?#28212;?#20040;测试员?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德玛西亚第一高富帅,现在有种自己反而成了乡巴佬的感觉。

        本来见?#35835;?#24464;让在这一场?#26032;?#25250;六大会战中的表现,潘神感觉自己终于了解这个奶妈了,不再心存任何轻视之心。

        现在却忽然发现:这徐让身上,好像还是隐藏着巨大的秘密。

        “你的上司,是什么人?长什么样?叫什么名字?”徐让问郝鸥。

        开发组的成员们,因为记忆残缺的关系,都忘记了第一任测试员的身份样貌,只记得是一个“她”,而非“他”。

        这郝鸥既然自称第一任测试员的代理人,想必知道那测试员的身份吧。

        郝鸥说:“测试?#26412;?#26159;测试员,我从来不知道她的名字。”

        徐让冷冷道:“那很抱歉,我对和你联手就?#30343;?#20040;兴趣了。”

        如今雷狐已死,德玛西亚守住?#35828;?#37117;,而?#26131;?#23432;为攻,局势比徐让刚来游戏世界的时候,好转了太多。

        关键是,在接连完成了一个个任务后,徐让计算了一下:?#20004;?#25152;有的任务奖励金加起来,弟弟的医疗费,看来是凑够了啊。

        那么,一个之前被徐让搁置的问题,就?#35805;?#21040;明面上来了:要不要继续打下去,要不要继续掺合到开发组和第一任测试员之间的这烂摊子里?

        一开始来游戏世界,徐让可不知道什么开发组成?#32972;?#27814;、什么第一任测试员的这些事情。这些,都是之前他未被告知的部分,严格来说,算是开发组的熟女蓝刻意对徐让隐瞒了。

        所以徐让任何时候拍拍屁股走人,都是正当合理的。

        而且就算徐?#20040;?#31639;接着在游戏世界里走下去,对于郝鸥这个代理人,也是?#35805;?#27861;就这么信任的。

        “你不信任我?”郝鸥看着徐让。

        “你连自己上司的任何信息情报都提供不了,指望?#20197;?#20040;信任你?”徐让?#27425;省?br />
        郝鸥挠挠头,说:“我有什么办法嘛,我就是个代理人而?#36873;!?#38543;后?#22987;紓?#38543;意地说,“现在你不答应我,也没所?#21073;?#25105;不着急的,这么多年我都等下来了。未来你改变主意的话,我们再联?#20498; ?br />
        徐?#30431;擔骸?#20320;觉得?#19968;?#35753;你就这么离开么?”

        郝鸥微笑:“这话说得,可就有点自以为是了啊。”话音未落,他人慢慢消散了,化为漫天的黄沙,四下飞扬,只有声音在回荡:“我等你改变主意哦!”

        这家伙,竟然说走就走!

        ?#21482;?#35768;他很确定徐让一定会改变主意,未来一定会帮他?

        哪里来的自?#25490;丁?br />
        郝鸥离开后,熟女蓝则是看向了徐让,有些复杂地问:“你弟弟的医疗费用,凑得差不多了吧?#20811;?#20197;你这是要……离开了?”
    幸运赛车作假有多高
    <menuitem id="eqyel"><object id="eqyel"><wbr id="eqyel"></wbr></object></menuitem><sup id="eqyel"><ins id="eqyel"><small id="eqyel"></small></ins></sup>
    <sup id="eqyel"></sup><div id="eqyel"><s id="eqyel"></s></div>
    <dl id="eqyel"></dl>
    <dl id="eqyel"></dl>
  • <sup id="eqyel"></sup>
    <menuitem id="eqyel"><object id="eqyel"><wbr id="eqyel"></wbr></object></menuitem><sup id="eqyel"><ins id="eqyel"><small id="eqyel"></small></ins></sup>
    <sup id="eqyel"></sup><div id="eqyel"><s id="eqyel"></s></div>
    <dl id="eqyel"></dl>
    <dl id="eqyel"></dl>
  • <sup id="eqyel"></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