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eqyel"><object id="eqyel"><wbr id="eqyel"></wbr></object></menuitem><sup id="eqyel"><ins id="eqyel"><small id="eqyel"></small></ins></sup>
<sup id="eqyel"></sup><div id="eqyel"><s id="eqyel"></s></div>
<dl id="eqyel"></dl>
<dl id="eqyel"></dl>
  • <sup id="eqyel"></sup>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忆大师 > 第二章 两天之后
        返回别墅之后,文森直接钻进了书房里,冥思苦想,如何解决麻烦,他可不想科恩出现什么意外。

        这时候,西雅打电话进来。

        “我已经启动了纽黑文的潜伏者,”西雅道,“不用担心,关键时候,她会帮科恩挡子弹。”

        “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文森沉着脸道,“任何人都不能有事,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虽然很感动,也很感谢,但是boss,”西雅道,“死亡是我们的宿命,牺牲是我们的手段,所有潜伏者都做好了准备!”

        “那也不行,”文森冷哼一声道,“?#25512;?#33433;蕾雅也敢要挟我?她知道激怒我的后果……总之,暂时没事,让你的人不要轻举妄动。”

        “好吧!”西雅道,“不过,这次事情,?#20174;?#20986;了很?#29616;?#30340;问题,北极星的安全网络构建,也是时候提上日程了……”

        “这件事,你和汉娜去沟通,”文森道,“还有70小时,?#19968;?#24819;办法解决威胁的。”

        “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通知希德,”西雅道,“直接提出开启宝藏。想来,他会感兴趣的。”

        “怎么说?”文森道,“我以为,他会把重心放在训练营的梳理上!”

        “这自然是他眼下的要做的,但最重要的其实是赚钱,”西雅道,?#25226;?#32451;营三方各自为政,算中立派财富最丰厚,但也无法弥补亏空。”

        “你的意思是,希德现在面临资金压力?”文森问道。

        “是的,很大的压力。”西雅笑道,“别看他在这次信物争夺中取胜,但其实获得的是一个烂摊子,连年的内斗,内部的贪污腐败,哪怕他甩掉了三大实验室,也只是甩了一个小包袱。”

        “?#21387;鄭?#25991;森恍然道,“?#21387;?#20182;那么痛快就答应了我的条件。”

        “是的,其实米国的女派成员,他本就无力掌控,?#27807;没?#36153;不小的代价来清理,”西雅道,“交给boss,表面上损失不小,其实还是帮他减轻了负担。”

        “你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文森道,“想来,和暗网停战,也是消耗不起吧!”

        “两方都消耗不起,”西雅道,“除了国家力量的插手,魔眼和芙蕾雅的关系暴露之外,手上资金不充裕也是主要原因。”

        “暗网不至于吧!”文森道。

        “怎么不至于,”西雅笑了,“暗网虽然吞了魔眼的分部,打的魔眼退缩北米,但其实自身也损失不小,光是那几百亿美金的悬赏金,就造成了内部的动荡,更别提?#25346;?#22521;养自己的武装力量……和亚雷特训练营停止战斗,他们也求之不得。”

        “看来,大家都缺钱啊!”文森若有所思的说道。

        “是的!”西雅道,“魔眼也缺钱,尤其芙蕾雅,这次她可以说是损失惨重,急需补充实力,同时也要在魔眼之中,证明自己。”

        金钱也是实力的一种。

        芙蕾雅必须像魔眼证明,救她是划算的,否则地位下降是小事,若?#28508;?#25171;压针?#35029;?#22905;会?#27807;?#29609;完。

        “这就?#21387;?#20102;,”文森叹口气道,“就说,她怎么才被救没几天,就急不可耐的跳出来了!”

        一切都是为了宝藏,来自德意志掠夺的战争财富,足?#24187;?#34917;任何一方势力的亏空。

        不说芙蕾雅,若非希德忙着亚雷特训练营的事情,暗网在忙着魔眼的事情,压根就没有芙蕾雅出手的机会,两方都会忍不住对文森下手。

        “原来,不知不觉,我的处境竟然这?#27425;?#38505;!”文森轻声道。

        “您知道就好!”西雅道,“您一个人掌握了开启宝藏的方法,成为了众矢之的,不早点解决,恐怕会长久的得不到安宁。”

        作为旁观者,西雅能看的透彻,但最近文森忙于家事,工作上的事情,倒是放松了警惕。

        “我知道了,”文森沉吟道,“先让我想想,你们别轻举妄动。”

        “好,”西雅道,“随时等候命令!”

        电话挂?#24076;?#25991;森把手机扔一边,默默的坐在书桌后面发呆。

        良久之后,他打了个电话,说了半个小时,而后……脸?#19979;?#20986;笑容。

        ……

        傍晚,

        柳雯月坐车从波士顿大学回来,她看着后面跟着的?#25285;?#38382;道,“出什么事情了吗?为什么今天会增派了人手?”

        “这个……您还是问先生吧!”女保镖犹豫了一下道,“我们也不太清楚,只是奉命行事。”

        柳雯月点点头,没有在开口。

        ?#33633;?#19978;倒映她充满忧虑的神色,和文森相处时间这么长了,对文森有些了解,如果不是出事,肯定不会这么大张旗鼓的派人。

        希望……是自己多想了!

        车子载着柳雯月顺利的抵达别墅,保镖们似乎松了一口气,和往常一样,先推开?#24471;?#19979;来。

        柳雯月进门的时候,布鲁?#35874;?#24555;的跑了过来,围绕柳雯月转悠两圈之后,?#30452;?#38597;典?#20219;?#24341;,跑着追了过去,很快消失不见。

        柳雯月来到休息区,坐在文森的身边,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怎么今天多了保镖?”

        “没什么大事,就是怕你出什么意外。”文森轻描淡写的说道。

        “骗鬼呢!”柳雯月翻翻白眼,“不说拉倒,我?#19979;?#21435;了!”

        她说着,站起来,转身就离开,偷偷看向文森,却发现他一直都在低着头看手机,顿时气的跺脚。

        “先生!”管家端着?#24352;?#22909;的绿茶,放在文森的面前,“您或许该和柳小姐坦白,隐瞒是最下策。”

        “某些事,她不需要知道。”文森淡淡的说道,“不需要她承受无所谓的担心,何况……在大的事情,我都能解决。”

        管家微微一下,躬身退下。

        雨雪交加的天气,后面的工程队?#38477;?#26159;停工了,这是不可抗力,他们也?#35805;?#27861;,就算要出违约金也认了!

        好在进度也符合预期,打了井修了路基,主要是马厩和仓库,天气好的时候,还能赶工。

        晚?#20572;?br />
        ?#21534;?#37324;,文森和柳雯月安静是用?#20572;?#25991;森边?#21592;?#35810;问了工程的事情,知道这些情况之后,?#25346;?#27809;说什么,转而说起了马的事情。

        ?#23433;?#22763;顿郊区?#26032;?#22330;还有赛场。”管家道,“如果先生没有赛马要求,那么可以从?#28508;?#24341;进,年龄大一些没关?#25285;?#21482;要没有伤病。”

        “你先联系一下吧!?#20219;页?#20986;时间,会去看看的,”文森说着,看向柳雯月,“有时间的话,我们一起!”

        “好!”柳雯月?#38477;?#30340;点头。

        文森知道她心里还有些闹别扭,也没在意,快速吃完之后,直接起身?#19979;ァ?br />
        柳雯月看着他的背影,抿了抿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两天时间,眨眼而过。

        第三天,雨过天晴,阳光明媚,文森带着罗森,沿着柏油马?#28902;?#36305;,此时两人已经汗流浃?#22330;?br />
        “先生,您的电话!”

        管家开着自己是老爷?#25285;?#36861;了上来,女仆从老爷车上下来,把手机交给文森,还用毛巾帮忙擦汗。

        这里是文森·施内特!”

        “我是希德,?#31508;?#24713;的声音传入文森的耳中,“希望没打扰你。”

        “有事吗?”文森拿过女仆手里的毛巾,来到路边,“你可是大忙人,没什么事情不回来联系我的!”

        “你可真是一位有趣的人,”希德轻声笑道,?#26263;?#20102;现在,还想瞒我吗?文森,消息都传遍了!”

        “什么消息?”文森皱眉道,“?#20197;?#20040;没听明白你在说什么?”

        “何必装糊涂?”希德哼哼的说道,“来自暗网的消息,据说芙蕾雅控制了你的人,想要开启宝藏?”

        “原来你说的是这件事,”文森淡然道,“你的消息恐怕有误差,那不是什?#27425;?#30340;人,只是以前同社区的朋友罢了,他还有学习之家的股份,所以……希德,你觉得?#19968;?#22312;乎芙蕾雅的威胁吗?”

        “不在乎吗?”希德?#27425;省?br />
        “没必要在乎,她要想?#26412;?#26432;好了,”文森淡淡的说道,“正好?#19968;?#33021;?#27809;?#25226;股份收回来,只要没对我的家人动手,其他人我不在乎。”

        电话里一阵沉默,随后就传来希德的哈哈大笑声,他道,“果然,文森,你和我是同一种人。”

        “错了,”文森淡然的说道,“?#20197;?#35828;过,我们不是同一路人,我是一名商人,?#30475;?#30340;商人,利益为重……芙蕾雅以为能逼我就范,呵呵,她也不想想,和偌大的宝藏比,一个长久不见的朋友算什么?”

        “嘿嘿,无论你怎么说,事实证明一?#23567;!?#24076;德道,“不过,你做的不错,我绝对赞同并且支持你!”

        “谢了!还有什么事情吗?没有的话,我要继续早上的锻?#35835;耍 ?#25991;森说着就要挂?#35828;?#35805;。

        ?#26263;?#31561;,”希德道,“我给你打电话,就是说一下宝藏的事情。”

        “哦?”文森眉头一挑,“你想说什么?”

        “你要的青铜罗盘,已经被我找到了,”希德一本正经道,“我觉得,是时候开启宝藏了!”

        ?#21834;?#25991;森低声道,“如果不是熟悉你的声音,我都差点不认识你了……你?#38477;?#24590;么想的,希德?”

        “我这可不是帮你,文森。”希德沉声道,“电话里说不清楚,我觉得是时候见面了。”

        “好!”文森想了想点?#21453;?#24212;。

        挂?#35828;?#35805;之后,他脸?#19979;?#20986;了笑容。

        
    幸运赛车作假有多高
    <menuitem id="eqyel"><object id="eqyel"><wbr id="eqyel"></wbr></object></menuitem><sup id="eqyel"><ins id="eqyel"><small id="eqyel"></small></ins></sup>
    <sup id="eqyel"></sup><div id="eqyel"><s id="eqyel"></s></div>
    <dl id="eqyel"></dl>
    <dl id="eqyel"></dl>
  • <sup id="eqyel"></sup>
    <menuitem id="eqyel"><object id="eqyel"><wbr id="eqyel"></wbr></object></menuitem><sup id="eqyel"><ins id="eqyel"><small id="eqyel"></small></ins></sup>
    <sup id="eqyel"></sup><div id="eqyel"><s id="eqyel"></s></div>
    <dl id="eqyel"></dl>
    <dl id="eqyel"></dl>
  • <sup id="eqyel"></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