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eqyel"><object id="eqyel"><wbr id="eqyel"></wbr></object></menuitem><sup id="eqyel"><ins id="eqyel"><small id="eqyel"></small></ins></sup>
<sup id="eqyel"></sup><div id="eqyel"><s id="eqyel"></s></div>
<dl id="eqyel"></dl>
<dl id="eqyel"></dl>
  • <sup id="eqyel"></sup>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首富杨飞 > 第515章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江涵影心情不佳,回到宿舍倒头便睡了。

        第二天,江建明来接江涵影,到外面吃饭,问她和杨飞相会的情况。

        江涵影无精打采,拿着筷子,轻轻扒动碗里的饭粒,却无心下咽。

        “没什么情况,”江涵影摇了摇头,“就是随便?#29287;?#19968;会儿,他就送?#19968;?#23398;校了。”

        “没发生点什么事?”江建明含笑问道。

        “叔,你上次就见过杨飞?”江涵影?#27425;省?br />
        “呵呵,应该说,我对他已经很熟悉了。”江建明道,“我受你父亲委?#26657;?#26366;经调查过他好几次。”

        “调查?”江涵影讶异的问道,“什么意?#21450;。俊?br />
        江建明道:“就是查一下他的身世背景啊,他的爷爷还有父母兄长啊。”

        “为什么要调查他?”江涵影蹙起秀眉,“谁给你们这个权利?”

        江建明神色如常的道:“你是江家的女儿,你的事,也是我们的事。你别忘了,你是老爷子最喜爱的孙女,你的事,他老人家可上?#29287;耍?#36825;几次调查,都是老爷子发起的,派出去的,也是他的人。”

        江涵影更加生气了:“你们真是无理取闹!我都和他分手了,你们还调查他做什么?”

        江建明道:“真的分手了?你们之间就没再通过信了?”

        江涵影满脸疑惑的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江建明道:“我想知道的事,自然就有办法知道。不过你放心,我们并没有侵犯你的个人隐私。涵影,我们这么做,也是为了你着想。能和你处朋友的男生,必须是家世清白、根正苗红的人。”

        “你们真的、有够无聊!”江涵影放下筷子,忍不住又问道,“那请问,你们调查的结果呢?”

        江建明道:“很好。”

        江涵影怔道:“很好是什么意思?”

        江建明道:“很好就是他通过了老爷子的?#20339;欏?#32769;爷子觉得,这个人可以当他的孙女婿。”

        江涵影自嘲的闭上双眼:“真的很搞笑!我交个朋友,也值得你们这么大动干戈?”

        江建明道:“如果只是普通朋友,那当然惊动不了老爷子。”

        江涵影道:“告诉你一个很不幸的消息,杨飞有女朋友了,我和他之间,真的只是普通朋友。”

        这下轮到江建明震惊了:“这不可能。昨天晚上的宴会,他一个人来的,我们调侃他是不是没有女朋友,他并没有否认。而且,根据我们几次调查的结果来看,他身边虽然有?#29238;?#22899;人,但并不是男女朋友关系,也没有和谁订过婚。他母亲倒是很着?#20445;?#24819;给他张罗婚事,还给他安排了一个相亲的对象,是个女警,结果他没同意。”

        江涵影好像听进去了,又好像完全不在状态,她神?#21152;?#20123;飘忽,想的只是杨飞昨晚说的?#20999;┗啊?br />
        她曾经设想过无数次重逢的画面,比如说像杨飞在信中所写的,温酒叙余生,或者像上次在尚海街头的匆匆?#21152;觶?#21364;没想到,会是昨天晚上那般,深情的相拥?#20174;?#26080;言的离别。

        江建明道:“他身家清白,祖父和父亲、还有兄长都是公安,母亲下岗在家。他的钱来路正当。虽然我们都很好奇,他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居然能聚成这么庞大的资金,并缔造了这么巨大的日化王国,但事实上,他确实做到了。不得不说,他是个经商的天才。”

        江涵影微肿的眼窝里,含着一抹浅浅的苦笑。

        江建明道:“经过我们的层层调查和?#20339;椋?#20320;可以和他交往了。”

        江涵影连苦笑都笑?#24576;?#26469;了:“叔,你不觉得,你们很搞笑吗?你们是不是觉得,感情的事,就是你们玩的调查游戏?谁条件符合了,我就可以嫁给他了?”

        江建明道:“当然不是,前提是:也得你?#19981;丁!?br />
        江涵影道:“这不是废话吗?你们?#25170;?#21518;后,调查了一年有余?试问?#24515;母?#30007;生等一年?等你们调查完了,人家说不定和别人连宝宝都生下来了!”

        江建明笑道:“怎么了?看你兴致不高啊?不想他了?”

        江涵影懒得理他,手撑着下巴,看着窗外。

        窗外不知何时下起了雨,一颗挨着一颗,像串起来的珍珠。

        她把脸贴在玻璃窗上,雨水在外面玻璃上流动,像极了她昨晚流过的泪水。

        江建明接下来的一句话,忽然飘入她耳朵:“只要你想,总有办法可想。”

        她转过头来,问道:“什么意思?”

        江建明淡淡的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谁的财富,可以脱离权势而单?#26469;?#22312;。如果真有这样的人,那他的钱越多,危险就越大。”

        江涵影摇了摇头:“我?#24187;?#30333;。”

        江建明道:“有句话,叫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江涵影品咂这话的含义。

        江建明道:“一个普通人,怀揣巨大的财富,这本身就是一种罪过,会招惹很多人犯罪!最终,这个普通人能不能守住自己的财产?你学过历史,想必是明白的。”

        江涵影娇柔的身子一震:“叔,你们要动他?”

        江建明道:“你错了,我们是保护他的人。”

        江涵影道:“那是谁要动他?”

        江建明道:“你以为呢?动他的人还会少吗?”

        江涵影道:“我?#24187;?#30333;,他生意做得这么大,创造了多大的财富和就业机会?他对社会、对国家都是有贡献的。”

        江建明轻轻笑了一下,觉得侄女的话,好不幼稚。

        “涵影,你这话!说得好像汉、唐、宋、明的开国将帅们谁没有贡献,谁没有功劳似的?结果呢?谁的贡献越大,最后死得越快。”

        江涵影如?#36129;?#31391;,颤声说道:“不可以!谁都不可以动杨飞!”

        江建明道:“你也不用担心,有人想下山摘桃子,自然?#19981;?#26377;人护他周全。我们就很想保护他。不过前提是——你懂的。”

        江涵影道:“我不懂。”

        江建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扭头看着窗外:“除非,他是我们江家的人,孙女婿也可以。”

        江涵影脸色一?#31890;?#38543;?#20174;?#40687;淡下去:“如果他不同意呢?”

        江建明沉声道:“?#20405;?#26377;两个结果。一是他抗打压能力超强,能顶住别?#35828;?#20599;袭。”

        江涵影问道:“另一个结果呢?”

        江建明?#32842;?#20102;一下,缓缓?#27425;剩骸?#35265;过昙花吗?”
    幸运赛车作假有多高
    <menuitem id="eqyel"><object id="eqyel"><wbr id="eqyel"></wbr></object></menuitem><sup id="eqyel"><ins id="eqyel"><small id="eqyel"></small></ins></sup>
    <sup id="eqyel"></sup><div id="eqyel"><s id="eqyel"></s></div>
    <dl id="eqyel"></dl>
    <dl id="eqyel"></dl>
  • <sup id="eqyel"></sup>
    <menuitem id="eqyel"><object id="eqyel"><wbr id="eqyel"></wbr></object></menuitem><sup id="eqyel"><ins id="eqyel"><small id="eqyel"></small></ins></sup>
    <sup id="eqyel"></sup><div id="eqyel"><s id="eqyel"></s></div>
    <dl id="eqyel"></dl>
    <dl id="eqyel"></dl>
  • <sup id="eqyel"></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