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eqyel"><object id="eqyel"><wbr id="eqyel"></wbr></object></menuitem><sup id="eqyel"><ins id="eqyel"><small id="eqyel"></small></ins></sup>
<sup id="eqyel"></sup><div id="eqyel"><s id="eqyel"></s></div>
<dl id="eqyel"></dl>
<dl id="eqyel"></dl>
  • <sup id="eqyel"></sup>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螳臂 > 第一百五十二章 郑雯雯卷款跑了
    听了朱谷立的这套人生哲学和诱惑之词,程虞心中不以为然,但表面却要装作被他说动。

    “先生对世事的洞察,令程虞佩服。但贵公司的业务我?#30343;?#24713;,恐怕我来了也发挥不了?#35009;?#20316;用。反而辜负了先生对我的期望。”程虞一脸诚?#19994;?#35828;道。

    “哈哈哈,看来小兄弟对敝公司有些成见啊?”朱谷立话锋一转说道。

    “这倒?#25381;小?#25105;?#30343;?#19981;知道自己是否能?#35270;?#36149;公司的工作。”

    “小兄弟多虑了。只要你肯来敝公司工作,我可以给你每月两万元的高薪,而且,你有了业绩,?#19968;?#21487;以再给你额外的奖励。你看如何?”朱谷立微笑着看着程虞。

    “这……”程虞沉吟了一下,“先生开出这么高的工资,让程虞越发诚恐诚惶了。咱瀛洲大部分?#35828;?#24037;资不会超过五千,先生给我这么高的工资,?#39029;?#20102;会写?#27425;?#26696;,又不能给公司带?#35789;裁?#25928;益,这让程虞实在是不?#19994;?#21834;!”

    “你的文案那可是字字千金啊,一个好的文案,本身就会产生巨大的效益,特别是在自媒体盛行的今天,一篇爆款文,那绝对具有价值不菲的广告推广价值。何况,小兄弟你不仅是个文案高?#37073;?#32780;且文武双全,才能足可独当一面,这岂是一个文案所能比拟的?”

    程虞一听,忙说道:“先生过奖了。程虞不知是哪来的福?#37073;?#33021;得到先生如此赏识。”

    “哈哈哈,古人?#30343;?#35828;了吗?先有伯乐而后有千里马。你是千里马,那我就是伯乐啊。”朱谷立得意地大笑起来。

    “先生既如此看重程虞,程虞更要慎重考虑先生的提议。请先生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好?#27599;?#34385;一下,看看我是否能够在先生的公司里为先生做出您期望的成绩。倘若草率答应了,而?#19994;?#26102;候?#35270;?#19981;了公司的工作,岂?#30343;?#35753;先生失望,有违先生的美意?”

    “好好好”朱谷立点点头,“不急,不急。你可以回去好?#27599;?#34385;考虑,然后给我一个回?#21834;!?br />
    “那就多谢先生了。”程虞说着站了起来,向朱谷立告辞。

    朱谷立很想抓住这次机会问问那个长得像自己妻子的女孩子的情况,但又一想,突然向程虞打听这事恐怕引起程虞的误解,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程虞看出来朱谷立欲言又止,但他怎么也想不到朱谷立是要向自己打听甄朱儿的事情。

    两人一时无语,?#30343;?#20280;出手来互相握着,并使劲晃了晃。

    “再见,先生。您请回吧。”在电梯内,程虞向一直送到电梯口的朱谷立微笑着挥了挥手。

    走出富浴东海的大门,程虞抬头看看天空,但见白云朵朵在蓝色的穹顶下慢慢游荡着,这真是一个?#35270;?#22312;野外运动的好天气。

    但是,在关福胜心中,今天?#35789;?#31967;糕透顶的一天。

    在打了无数电话,得到的都是“您拨打的?#21482;?#24050;关机”之后,关福胜心里开始打起鼓来。等他把办公室套间中郑雯雯的物品查看了一遍之后,他初步可以断定,这个信誓旦旦要给自己生个大胖儿子的郑雯雯是离开自己了。因为,他看到,郑雯雯的物品中,凡是还能继续使用的,?#23478;?#19981;见踪影。

    关福胜一下子瘫坐在沙发上。

    突然他又跳了起来,快步走向内室中的床头柜,拉开床头柜的抽屉一看,里面包在几张报纸中的数万元现金也被连锅端了。这可是关福胜最后的一点钱了,是用来预备应?#26412;让?#29992;的。

    ?#20658;?#36825;点钱她都给卷跑了。”关福胜?#36127;?#24555;要崩溃了,“郑雯雯,你这个蛇蝎女人,你这个王?#35828;埃 ?br />
    “?#20197;?#20040;看上了这样的女人!我真是瞎了眼了!”关福胜不停地?#21453;?#30528;自己的额头,冷汗像一条条蚯蚓一样从脸上淌了下来。

    突然他听到门外走廊里传来嘈杂的脚步声,一个女子喊道:“你们这是干?#35009;矗?#35201;见董事长是要事先预约的。”

    关福胜听出来,这是财务科长刘芸的声音。

    可是好像刘芸并没能阻止住那些人。很快,?#30452;?#30340;敲门声就震耳欲聋地响了起来。

    “这是些?#35009;?#20154;呢?难道他们不知道老子今天心情很不好吗?”关福胜腾地一声站了起来,他疾步走到门前,伸手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两个男人,一个男人戴着金丝边眼镜,另一个男人光头却留?#24597;?#33134;胡子。刘芸站在两个男人后面,气?#27809;?#36523;哆嗦。

    “你们是?#35009;?#20154;?”关福胜气哼哼地问道。

    戴金丝边眼镜的男人使劲挤出一丝笑容:“看来你就是福盛集团的董事长关福胜先生了。我是称鑫典当行的律师,来给你送律师函的。”说着,把一个大信封递了过来。

    关福胜接过信封,问道:“你这是?#35009;?#24847;思?”

    光头络腮胡子的男人眼珠子一翻,怒道:“你装傻啊?还钱!”

    “还钱?”关福胜还没反应过来。

    “本金三千万,这段时间的利息一千万,总共四千万。听明白了吗?”光头络腮胡子一字一顿地说道。

    “你说?#35009;矗?#21033;息有这么高?”关福胜呆住了。

    戴金丝边眼镜的律师又使劲挤出一丝笑容:“关福胜董事长,关于本金和利息的有关约定都在借款合同里说得很明白了,建议你回去?#39029;?#21512;同来好好看一看。我的任务完成了,告辞!”

    律师说完,扭头就走。那个光头络腮胡子恶狠狠瞪了呆若木鸡的关福胜一眼,也高昂着头跟在律师后面走了。

    “董事长,这可怎么办呢?”刘芸?#36764;?#22320;问道。

    “完了,全完了。”关福胜自言自语地转身往沙发走去,身子一歪倒在了沙发上。

    “董事长,你怎么了?”刘芸赶忙跑了过来。

    “完了,全完了。”关福胜喃喃自语着,眼泪一颗颗滚了下来。

    在关福胜眼中,这一天是最为?#37326;?#30340;。

    闸门一旦打开,洪水猛兽便?#21152;?#32780;出,再也不会停下野蛮的脚步。在朱谷立的操纵下,一个组织周密行动?#30452;?#30340;追债行动开始了。

    先是几个手臂上纹着黑螳螂的大汉闯进关福胜的办公室,叫嚷着?#26696;?#24555;还钱,否则我们就在这里住下了。”然后或者往关福胜办公室的沙发上一躺,或者?#33258;?#20851;福胜办公室的椅子上,随地吐痰,满口脏话,关福胜见状要躲出去,却立即被这几个大汉挡了回来。

    “怎么?欠了债还想躲债??#24187;牛 ?#19968;个大汉?#36127;?#25226;关福胜拎起来扔到了老板椅上。

    “我说,几位兄弟。我虽?#30343;?#27424;了你们的高利贷,可是我没说不还啊。”关福胜辩解道。

    一个大汉冷笑道:“说?#35009;捶?#35805;,把钱还了,我们立即走人。你以为我们稀罕在你这儿干耗着啊?”

    “那你们也不能把我困在这里啊?你们总得让?#39029;?#21435;给你们筹款吧?”关福胜还想借机逃走。

    但这几个大汉岂会那么容易糊弄?大汉凶相?#19979;叮?#24694;狠狠说道:“你他妈是?#30343;?#35273;得我们对你很?#25512;?#24456;以为我们是一群?#24403;?#21834;?”说着拿起桌上的镇纸砸向书柜上的玻璃,只听哗啦一声,玻璃碎了一地。

    这下关福胜不吭声了。

    中午时?#37073;?#22823;汉的同伙送来了盒饭,几个?#19968;?#19968;人一个盒饭吃了起来。

    关福胜闻着?#20849;说?#39321;味,肚里越发饿了起来。

    这时,刘芸端着饭盒走了过来。但几个大汉根本不让刘芸进门。

    “你们总不能不让我们董事长吃饭吧。”刘芸?#25346;?#36947;。

    ?#26114;?#22079;,吃饭可以,先把钱还了。”大汉不?#22836;?#22320;说道。

    “你们这样可是?#27424;ň薪?#20102;。我要报警。”刘芸拿出了?#21482;?br />
    一个大汉两手一摊:“你倒是报啊!我很想看看你报警的结果。”

    “你这么说,那我可报了啊。”刘芸说着,真就拨打了报警电?#21834;?br />
    几个大汉见刘芸真的报警,不仅不紧张,反而嘿嘿笑了起来。

    十分钟不到,一辆警车开进了福盛集团。顾大个子和一个年轻的实习民警走进了集团的办公楼。

    “是谁报的警?”顾大个子大声喊道。

    “是我报的。”刘芸看警察到了,心里松了一口气。

    “你报的?#31354;?#22238;事?”顾大个子早就看到了关福胜办公室中的黑螳螂们。

    “他们?#27424;ň薪?#25105;们董事长。”刘芸说道。

    “是吗?”顾大个子眼睛一瞪,问几个黑螳螂,“你们好大胆子,竟敢?#27424;ň薪?#33891;事长?”

    为首的黑螳螂赶忙笑着回道:?#20658;斕及。?#25105;们哪?#24515;?#20010;胆子?我们不过是过来讨债的。不信您看,这是他们董事长签字的借款合同。再说了,这里是他们公司的地盘,我们人生地?#30343;?#30340;,怎么?#20197;?#27425;呢?”

    “你们说的也是啊。”顾大个子又转身对刘芸说道,“人家不过是来讨债的,自古借债还钱,有?#35009;?#22823;惊小怪的?这种事你也好意?#24613;?#35686;?#30475;?#23646;浪费公共资源。”

    “可是,他们不让我们董事长出门啊。”刘?#32771;?#24537;辩解道。

    为首的黑螳螂一听,赶忙说道:“我们?#30343;?#19981;让他们董事长出门,我们?#30343;?#24597;他跑路。倘若他一跑路,我们再向谁讨债呢?领?#21450;。?#24744;是见过大世面的,您给说句公道话,您说我们敢放他们董事长出去吗?”
    幸运赛车作假有多高
    <menuitem id="eqyel"><object id="eqyel"><wbr id="eqyel"></wbr></object></menuitem><sup id="eqyel"><ins id="eqyel"><small id="eqyel"></small></ins></sup>
    <sup id="eqyel"></sup><div id="eqyel"><s id="eqyel"></s></div>
    <dl id="eqyel"></dl>
    <dl id="eqyel"></dl>
  • <sup id="eqyel"></sup>
    <menuitem id="eqyel"><object id="eqyel"><wbr id="eqyel"></wbr></object></menuitem><sup id="eqyel"><ins id="eqyel"><small id="eqyel"></small></ins></sup>
    <sup id="eqyel"></sup><div id="eqyel"><s id="eqyel"></s></div>
    <dl id="eqyel"></dl>
    <dl id="eqyel"></dl>
  • <sup id="eqyel"></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