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eqyel"><object id="eqyel"><wbr id="eqyel"></wbr></object></menuitem><sup id="eqyel"><ins id="eqyel"><small id="eqyel"></small></ins></sup>
<sup id="eqyel"></sup><div id="eqyel"><s id="eqyel"></s></div>
<dl id="eqyel"></dl>
<dl id="eqyel"></dl>
  • <sup id="eqyel"></sup>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头狼 > 1431 刚烈的女人

    几分钟后,孟胜乐和余佳杰将陈凯那帮骂骂咧咧的亲戚推搡出病房。
        
        屋里顿时间只剩下我和秀娟两个人,她用打量雕塑一边的眼神怔怔的盯着我,?#20197;?#19968;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任由她观望。
        
        不多会儿后,她长吁一口气,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腾”的坐在病床上,仿若自言自语一般喃呢:“你的心理年龄和你的外表很不像,我以为你会被我看的害怕。”
        
        “我没有任何原因怕你。”我挪动?#25386;?#36208;到她面前浅笑:“第一,你肯定打不过我,第二,你就是一个心理失衡的寡妇,第三,我们?#27844;?#21516;的敌人。”
        
        “是啊,我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寡妇。”她低垂着脑袋,眼泪瞬间又蔓延出来。
        
        这回我没有再劝解她任何,一个人如果心底?#36153;?#22826;多事情得不到合理的发泄,早晚都得崩溃,就比如曾经跟陆国康?#27844;?#19968;段时间露水之缘的叶美丽,她其实就是女人崩溃的最?#32654;?#23376;。
        
        待她哽咽了七八分钟左右,我从床头柜抽出纸巾递给她,压低声音?#28291;骸?#23234;子,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你,而且这种事情根本也不是安慰可以解决的,需要你自己走出来,我能?#30340;?#20570;的就是希望你早日走出阴?#30149;!?br />    
        她擦拭一把眼泪后,沉声问我:“鞋帽厂,你准备将来干什么?”
        
        “不知?#28291;?#24471;看雇主想干什么,我能保证的就是那块地绝对不会通过我的手卖给天娱集团,可能您不信,其实我现在比任何人都希望看到天娱集团功败垂成。”我摇摇头,下意识的掏出烟盒,看了她一眼后,我又很快将烟盒揣了起来。
        
        “你抽吧,我不介意。”她叹口气?#28291;骸?#20320;能想象得到吗?昨天这个时候,老陈还和我一起商量厂子何去何从,现在我们已经天人永隔了,你说世事是不是真的很无常。”
        
        我抿嘴叹息:“节哀顺变吧,嫂子。”
        
        “你知道天娱集团为什么一定要拿到我们的工厂吗?”她点点脑袋,表情清冷的说:“因为那块地方将来会变成一个大型的高?#24213;?#23429;区,而我们的工厂可能就?#20146;?#23429;区里的一部分,或者是别的,总之我们那块地是他们的必经之地。”
        
        我捏了捏鼻头没有作声,对于地皮的具体情况,我了解的其实并不多,仅有的一些资料也是叶致远和熊初墨告诉我的,我只知道天娱集团是在配合当地的区政府做危楼?#33041;?#24037;程,至于将来要干嘛,真的毫不知情。
        
        “你叫王朗对么?”秀娟侧脖问我。
        
        我语重心长的回应:“嗯,王者的王,?#19990;是?#22372;的朗。”
        
        “?#19990;是?#22372;,希望真的可以?#19990;是?#22372;吧。”她?#33041;?#30340;仰头看向天花板?#28291;骸?#24037;厂的转让问题,明天咱们就可以去办理,如果将来你有机会的话,能?#33618;?#24110;我狠狠的制裁一下郭江。”
        
        “郭江?”我顿时间有点懵逼,按理说以秀娟一个家庭妇女的身份是不可能知道这个人的,就算知?#28291;?#20063;不该对他抱有太大的敌意,难不成这里面有什?#27425;?#19981;了解的内情。
        
        秀娟咬着牙豁子“嘎嘣嘎嘣”作响的解答:“院方通知我的时候,我从家里往过?#24076;?#23601;是天娱集团的郭江给我的的电话,让我抓紧时间想想怎么跟天娱集团签订转让协议,?#38599;?#32961;我,如果我不照做的话,我们全家都得死光光。”
        
        我不可?#23478;?#30340;?#21097;骸?#37101;江给你的打的电话?”
        
        秀娟重重点点脑袋:“对,他自报家门的,?#31508;?#25105;太着?#20445;?#27809;有来得及?#23478;簦笔?#25105;记得很清楚,他的名字就?#27844;?#27743;,他既然知道我家老陈出事了,说明他肯定和这件事情逃不过?#19978;担?#25152;以我希望你能帮我。”
        
        我眯缝起眼睛轻呢:“成,我知道?#30149;!?br />    
        之前我对天娱集团还高看几眼,如果这事儿真是郭江亲手操办的,可想而知这个劳什子集体?#31807;?#29305;么这点段位了。
        
        他们祸害死陈凯我能理解,毕竟是商业运作,商场如战场,本就是你死我亡的局面,但无端恐吓孤儿寡母,这个鸡毛集团属实有点下乘。
        
        秀娟低头沉默良久后,突然望向?#39029;?#22768;:“王?#21097;?#25105;家老大还在部队上服役,短时间里可能不会知道这件事情,我家老二目前仍旧重?#28982;?#36855;,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将来究竟能?#33618;?#37266;,我希望你能答应我,如果有一天我发生意外,你会好好的照顾他,哪怕是看在我?#21387;?#21378;卖给你的份上,可以吗?”
        
        我将汗津津的双手在裤腿上抹?#28872;?#25226;后,满脸严肃的保证:“嫂子,您放心吧,我不会让您发生任何意外的,今天开始?#19968;?#23433;排几个兄弟过来陪护您。”
        
        “意外这种东西,谁也说不准的。”秀娟咬着嘴皮?#28291;骸?#22914;果你能答应,就现场给我写一份保证书,同理明天的合同,我不会有任何的拖泥带水,?#27604;?#20320;不愿意承担这个责任,我也不会食言,合同仍旧会跟你们签。”
        
        我望着她那张因为哭的太多,已经完全泛红的眼睛,迟疑几秒钟后,点点脑袋?#28291;骸?#23234;子,你等等,我现在就去找医生要纸和笔..”
        
        说老实话,秀娟此时的眼神和表情真的特别让人心疼,虽说我口口声声称呼她“嫂子?#20445;?#23454;际上她的年龄跟我?#33268;?#30456;差无几,此时此刻的她就像是一只?#24187;?#22312;玻璃罩子里的鼹鼠,逃不出去又无计可施,能做的只是不停恳求?#25512;?#31095;。
        
        不多会儿,我将保证书写完,因为没有印泥,我直接拿卡簧?#21448;?#22836;上抹了条小口子,?#23391;?#34880;按的?#38047; ?br />    
        而她仔仔?#36214;?#30340;看了半天后,小心翼翼?#32536;?#36215;来,揣进了自己的裤子口袋。
        
        感觉到屋里的气氛太过压抑,?#39029;?#20102;口气,礼貌的朝她道别:“嫂子,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凯哥的身后事,我们会负责到底,这两天您调养一下身体,人死?#33618;?#22797;生,希望您多保重。”
        
        她?#22238;?#25260;头,看向我莫名其妙的出声:“王?#21097;?#20320;如果?#22411;?#19981;夭折,不发生什么意外的话,将来一定可以成大事。”
        
        “呃..”我?#35835;?#19968;下,摸了摸鼻梁干笑:“那就借您吉言吧。”
        
        怀揣着沉甸甸的心情,我和孟胜乐离开医院,临走时候刻意交代余佳杰多照顾好秀娟,于情于理我们都该怎么做,陈凯是因为跟我们合作才会发生的意外,而作为遗孀的秀娟没有选择妥协,反而一如既往的坚持自己男人活着时候的心愿,但从这一点,这个女人就指的我?#20146;?#37325;。
        
        回到公寓里,客厅和卧室全都熄着灯,估计江静雅和温婷已经睡了。
        
        怕影响她们,我和孟胜乐面面相觑的坐在客厅互相对?#21360;?br />    
        孟胜乐从冰箱里拿出几罐啤酒,递给我一瓶,沉着脸叹气:“朗哥,你说这叫特么什么事啊,不就是一块地皮吗?至于让人全家死绝不?”
        
        我牛饮一口啤酒,抻着?#26412;?#21650;骂:“天娱集团真特么该倒闭了。”
        
        “唉..喝?#21860;!?#23391;胜乐跟我碰了一下易拉罐,扬脖?#20855;斯具?#28748;下去一大口。
        
        我俩就这?#27425;?#22768;的一罐接一罐的喝着啤酒,既为了排解心底的烦躁,又可能是在逃避一些说不清道?#24187;?#30340;现实,一直?#20013;?#21040;了凌晨的四点多钟,最后全干懵圈了,直接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
        
        不知道睡了多久,只感觉天色?#23391;?#23436;全大亮的时候,我放在茶几上的?#21482;?#21985;嗡”的响个不停。
        
        我?#32536;?#30340;抓起来看了一眼,见到是余佳杰的?#24597;耄?#39532;上接了起来:“喂,杰哥..”
        
        “秀娟嫂子走了。”余佳杰带着浓重的哭腔:“刚刚护士查房,她用玻璃碎片划拨了自己的咽喉,流血为亡,死亡时间应该在今天早上六点多钟,那时候我到?#31243;?#24110;她买粥...”


    幸运赛车作假有多高
    <menuitem id="eqyel"><object id="eqyel"><wbr id="eqyel"></wbr></object></menuitem><sup id="eqyel"><ins id="eqyel"><small id="eqyel"></small></ins></sup>
    <sup id="eqyel"></sup><div id="eqyel"><s id="eqyel"></s></div>
    <dl id="eqyel"></dl>
    <dl id="eqyel"></dl>
  • <sup id="eqyel"></sup>
    <menuitem id="eqyel"><object id="eqyel"><wbr id="eqyel"></wbr></object></menuitem><sup id="eqyel"><ins id="eqyel"><small id="eqyel"></small></ins></sup>
    <sup id="eqyel"></sup><div id="eqyel"><s id="eqyel"></s></div>
    <dl id="eqyel"></dl>
    <dl id="eqyel"></dl>
  • <sup id="eqyel"></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