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eqyel"><object id="eqyel"><wbr id="eqyel"></wbr></object></menuitem><sup id="eqyel"><ins id="eqyel"><small id="eqyel"></small></ins></sup>
<sup id="eqyel"></sup><div id="eqyel"><s id="eqyel"></s></div>
<dl id="eqyel"></dl>
<dl id="eqyel"></dl>
  • <sup id="eqyel"></sup>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血染长生 > 第八百一十七章 百川归海
        吕焱见到“开长老?#20445;?#27809;想到他已经身受重伤,全身血污,倒是一阵意外,但也不妨碍他愉悦的心情,这时哈哈一笑,道:“开长老,我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你盼回来了,本宫没有看错人,就知道你不会令本宫失望的。”
        姜小白嘴里含着一口蛟血,这时就喷了过来,把胸前又染红一遍,勉强挤出一点笑容,表示感谢宫主的信任。
        吕焱忙道:“你没事吧?怎么受的伤?”
        姜小白不敢说话,一说话就露馅,便无力地摇了下手,表示自己没有大碍。
        吕焱现在感兴趣的不是他的伤势,趁着他还能喘气,忙道:“万年妖木带回来了吗?”
        姜小白点?#35828;?#22836;。
        吕焱如同吃了一颗定心丸,长吁一口气,脸露喜色,道:“太好了!这是天意啊!开长老,万年妖木在哪?拿出来让大家看看呢!普天同庆哪!”
        姜小白气得忍不住在心里问候他祖宗,老子都伤成这样了,你不让人先把我送下去养伤,还在惦记着万年妖木,简?#26412;?#26159;畜生哪!如果开长老在天有灵,此时肯定也在九泉之下破口大骂。
        五大阁主因为已经猜测到姜小白带着万年妖木进入火行宫,生怕他们一鼓作气点燃圣火,所以一刻也不敢懈怠,派人在天上严密监视,天空的监视之人,如同雨后蜻蜓,飞得满天都是,火行宫的人因为这段时间已经习惯了,所以视若无睹。
        姜小白刚从地火殿出来时,就被监视的人给发现了,其中有几人昨日还跟姜小?#20316;?#25112;过,所以一眼就认出了姜小白,哪里敢怠慢?急急忙忙就去找五大阁主了!
        五大阁主并没有走远,心里不放心,正在悯天仙海的上空亲自检视,生怕哪里出了纰漏,听说姜小白在火行宫出现了,自然大吃一惊,二话没有,连忙赶赴过去,顺便招了下手,周围上万人就一起跟了过来。
        吕焱见“开长老”对他的话无动于衷,心下就有些着急,毕竟只?#26143;?#30524;见到万年妖木,他心里才能踏实下来,这时便道:“开长老,把万年妖木拿出来给我们看看哪,看完大家也就放心了!”
        姜小白想再吐一口血,表示自己?#35828;?#24456;重,无奈他就备了一口血,现在想吐也吐不出来了,看着众人都在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心里就有些着急,便抬头看了眼天,见天上?#27515;?#20154;往,便“吃力”地用手指往天上指了?#28014;?br />    吕焱顿时就明白了他的意思,道:“别管他们,他们也不敢下来,你把万年妖木拿出来,他们也不敢下来抢!真若下来,我让他们有?#27425;?#22238;。”
        正说着,五大阁主领着上万人疾速而至,如同飘来一?#30460;?#20113;,一下就把火行宫的天空给塞满了,连太阳都遮挡得严实,火行宫顿时就黯淡了下来。
        本?#27425;?#22823;名阁在天上小打小闹,吕焱可以假装看不见,没想到现在一下来这么多人,跟土匪一样,连五大阁主都来了,一定是得到风声,觊觎他们的万年妖木,不免火冒三丈,就指着空中,怒道:“北野老贼,皓首匹夫,有种就下来,别在上面鬼鬼祟祟的,也好意思自称剑神,我看你就是贱种!”
        北野通天假装没听?#21073;?#20919;哼一声,没有说话。
        北?#20843;?#31449;在他的身边,这时远远指着姜小白,道:“爹,那个人就是姜小白假扮的,他好像受了伤!”
        北野通天点头道:“原来他真的没有死,命好大!”说时,已经煞出神识,笼罩住整座火行宫,就想听听姜小白他们在说些什么。
        风言几人这段时间倒是没受委屈,火行宫把他们奉若上宾,每天好吃好喝供着,不过他们却没有心思吃喝,心情跟吕焱一样,每天都是望眼欲穿,度日如年。
        院子里长着一颗高大的香樟树,树下有一张石桌,他们刚吃过午饭,闲着无事,正围坐在石桌旁,喝茶聊天。
        这时就听风言叹道:“已经快两个月了,夏天都快过去了,少爷还是没有回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查理一脸无所?#21073;?#36947;:“你放心,我那兄弟福大命大,不会有事的,他一定会回来营救我们的。”
        风言瞪了他一眼,道:“你永远都是这句话,能说一点新鲜的话吗?”
        查理道:“你不也翻来覆去都是这句话吗?我们每天也在过着翻来覆去的日子啊?能有什么新鲜的?#20843;担?#37027;又能怎么办?”
        风言道:“难道我们就这样一直干等下去吗?”
        查理道:“如果你不想干等,你就打?#20843;?#27599;天泡在水里等,那就是湿等了。”
        黑三郎这时道:“如果我那临时兄弟再有两个月不回来,我们都小命难保啊!谁会愿意养着这们这些闲人哪?我好担忧!”
        风言道:“有什么好担忧的?大不了我们杀出去!”
        黑三郎幽幽地说了一句:“若是能杀得出去,我们也不会在这里苦苦等候了。”
        风言道:“那又如何,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
        陈静儒道:“没错,大不了鱼死网破!”
        正说道,耳旁就传来一阵哈哈笑声,若隐若现,好像是吕焱的声音,又听吕焱好像在说话,好像还提到了开长老,只是离得?#35835;耍?#20960;人听得都不太确切,不免神情一动。
        白漠王道:“你们听到了吗?”
        风言道:“你们也听到了?好像是吕焱的声音,他好像提到了开长老,你们听到了吗?”
        查理道:“我好像也听到了?难道?#24378;?#38271;老回来了?”
        风言猛地站声,脸色明显就变得激动,道:?#20843;?#19981;定真是少爷回来了,走,去看看!”
        其他人也跟着站了起来。
        几人身形一动,刚踏上半空,监视他们的几名火行宫弟子就出现了,站在屋顶之上,道:“几位客人这是要去哪啊?”
        风言急道:“我们不乱跑,我们要去找吕宫主,开长老好像回来了,我们去看一下!”
        那?#35828;?#20462;为比风言他们高,自然听得比他们清楚,也听到了宫主的笑声,这时便道:“那你们稍等一下,我去禀报宫主!”
        风言道:“这有什么好禀报的,我们就过去看看,看完就回来了,又不乱跑!”
        那?#35828;潰骸?#25105;?#20405;?#26159;按规矩办事!”
        正说着,天空就暗了下来,就见五大阁主领着上万人把火行宫覆盖得严严实实,几人就知道,今天真的不一样,有大事发生了,心里愈发焦急。风言就想到了查理这个挡箭牌,伸在他在胳膊上掐了一下。
        查理顿时会意,仗着自己是火行宫的红人,这时啐了一口,道:“睬他个屌,我们走!?#26412;?#25351;着拦住他们的人,道:“你们给我让开,若是不听话,我死给你们看,一个个不要脸的,真把自己?#22791;?#33905;了,让开!”
        说完就招了下手,也不等对方说话,就朝地火殿飞去,因为声音就是那个方向发出来的。监视他们的那伙人也不敢强行拦截,毕竟他?#20405;?#26159;过去看看而已,万一这只火麒麟真的要死要活的,他们也不好交待。
        吕焱骂了半天,见北野通天不答理他,骂着也是无趣,北野通天奈何不了他,他也奈何不了北野通天,只能过过嘴瘾。这时又看着姜小白,道:“开长老,别理他们,就?#31508;?#34434;蚱上了天,让他们慢慢蹦跶吧,不过只要我们妖木到手,他们就是秋后的蚂蚱,也蹦跶不了几天了。你把妖木拿出来,让他们看看,一个个人模?#36153;?#30340;,我倒想看看他们还能有什么手段?”
        姜小白见这个吕焱死活要见妖木,连大敌压境都不管,心里急得不行,但他却是连一根树枝都拿不出来,如果他能说话,倒也能随便敷衍几句,拖个一两个时辰不成问题,但此时有口不能言,一言就露馅,所以只能干瞪眼。
        吕焱见他依然无动于衷,就觉得奇怪,道:“开长老你怎么了?你倒是说句话啊?”
        姜小白依旧没有说话,脑袋就在?#20260;?#36816;转,考虑要不要翻脸?如果翻脸的话?能不能把他们一举击破?
        北野通天这时对北?#20843;?#36947;:“这个吕焱为会要叫姜小白开长老?难道姜小白也在欺骗他?他们之间还有不可告?#35828;拿?#23494;?”
        北?#20843;?#20063;看不懂,便道:“我也不知道,那要不要提醒这个吕宫主,揭破姜小白的真面目?”
        北野通天竖了下手,道:“先看看再说!”
        北?#20843;?#23601;应了一声。
        吕焱见开长老死活不说话,虽然他受了重伤,难道连句话也不能说了吗?不免?#31070;?#39039;生,上前一?#21073;?#36947;:“开长老,你怎么了?一句话也不能说了吗?”
        姜小白就知道,若是他再不说话,肯定要露馅,但如果开口说话,露馅得更快,看来只有赌一把了。
        刚?#24613;赶?#26611;娇?#26263;?#30524;色,忽然发现风言几人出现在了屋顶之上,心下一沉,这下完全打乱了他的计划。
    幸运赛车作假有多高
    <menuitem id="eqyel"><object id="eqyel"><wbr id="eqyel"></wbr></object></menuitem><sup id="eqyel"><ins id="eqyel"><small id="eqyel"></small></ins></sup>
    <sup id="eqyel"></sup><div id="eqyel"><s id="eqyel"></s></div>
    <dl id="eqyel"></dl>
    <dl id="eqyel"></dl>
  • <sup id="eqyel"></sup>
    <menuitem id="eqyel"><object id="eqyel"><wbr id="eqyel"></wbr></object></menuitem><sup id="eqyel"><ins id="eqyel"><small id="eqyel"></small></ins></sup>
    <sup id="eqyel"></sup><div id="eqyel"><s id="eqyel"></s></div>
    <dl id="eqyel"></dl>
    <dl id="eqyel"></dl>
  • <sup id="eqyel"></sup>